溢多利定增募资不超6亿 控股股东此前质押为认购铺路? _ 东方财富网
摘要 【溢多利定增募资不超6亿 控股股东此前质押为认购铺路?】3月13日晚,溢多利(300381,SZ)发表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,拟定增募资不超越6亿元,扣除发行费用后,其间3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,剩下部分用于弥补流动资金。(每日经济新闻)   再融资新规下,定增用于偿债补流的上市公司也不在少数。  3月13日晚,溢多利(300381,SZ)发表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,拟定增募资不超越6亿元,扣除发行费用后,其间3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,剩下部分用于弥补流动资金。 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早在2017年1月,溢多利就宣告定增10.86亿用于项目建造,终究流产。而此次,公司控股股东金大地出资也再次参加认购。有意思的是,2月20日,金大地出资曾将溢多利2200万股股份质押,用于融资。  定增为“偿债补血”  据悉,此次溢多利定增目标包含公司控股股东金大地出资在内的共11名特定发行目标;征集资金总额不超越6亿元,发行价格为9.28元/股,相较于3月13日最新收盘价10.78元/股来看,折价13.9%。  溢多利拟将此次定增悉数用于“偿债补血”。其间一半用于偿还银行贷款。 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2015年底~2018年底,溢多利的负债算计别离为10.37亿元、11.55亿元、17.55亿元、23.94亿元,逐年攀升。  需求指出的是,到2019年三季度末,溢多利有息负债已达到11.73亿元,占总资产份额达25.73%。2016年、2017年、2018年和2019年1-9月,公司利息支出别离占当期净利润份额别离为27.97%、50.68%、54.51%和52.60%。  溢多利称,公司在快速开展过程中面临着持续性的营运资金需求,仅依托公司自有资金和银行贷款,难以满意公司快速健康开展的需求。“很多的有息负债加剧了公司的财政本钱,导致公司利息支出长时间处于较高水平,直接影响到公司的运营成绩。本次定增募资到位后,公司偿债压力和营运资金需求将得到有用缓解。”溢多利表明。  此次定增除了偿债3亿元,余下资金将用于弥补溢多利流动资金。记者注意到,2019年8月6日,公司就与控股股东金大地出资签定“告贷合同”,向金大地出资告贷5000万元用于补流,告贷期限为一年,告贷利率4.35%。  同年2月,溢多利还运用搁置征集资金3亿元暂时弥补流动资金,不过,上述资金现在已偿还至征集资金专户。到2019年三季度末,溢多利的货币资金余额为2.14亿元。  实践上,在这次定增前,溢多利还在2017年1月抛出了一份10亿元的定增计划,金大地出资也参加认购,用于募投项目,不过在同年9月,溢多利停止了该定增事项。  控股股东质押后又认购  到2020年3月10日,溢多利总股本为4.5亿股,金大地出资持有公司31.16%的股份,为公司控股股东,陈少美经过操控金大地出资操控公司,成为溢多利实践操控人。  依照此次定增数量上限6465万股测算,定增完成后,金大地出资持有公司29.35%的股份,仍为公司控股股东,陈少美仍为公司实控人。  事实上,关于此次定增,控股股东金大地出资也体现出极大的爱好,认购数量和金额在11名出资者中最多。计划显现,金大地出资认购股份数量为1077.58万股,认购金额为1亿元。 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就在上个月20日,金大地出资刚质押了2200万股溢多利股份给安信证券用于融资。随后,本来于本年6月1日到期的2090万股质押,金大地出资又处理了免除质押手续。  到3月4日,金大地出资共持有公司股份1.41亿股,已累计质押占其所持有的公司股份的63.2%,占公司总股本的20.22%。尽管不能判定股权质押与定增存在必然联系,但先质押后推定增的方法,已遭到出资者遍及重视。  有业界剖析称,不少大股东在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成行后,都会动用巨资参加配套募资。但大都大股东手里并没有太多现金,因而想要参加定增,通常会采纳股权质押的方法进行。  此前,香颂本钱履行董事沈萌告知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在定增融资时会给予很大扣头,定增在很大程度上也会对上市公司操控权摊薄,假如公司大股东不是要考虑转让操控权,一般都会参加公司定增。  沈萌以为,假如大股东没有太多的现金,一般都会采纳质押的方法,由于定增关于上市公司是利好,一般二级商场股价后期体现较好,收益远远大于大股东质押本钱。  近来,溢多利股价低位盘整,3月13日,股价报收于10.78元/股,涨幅为0.84%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